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北方的狼#(2)遇见情缘x的北方


国防科技大学。

说是冠上了一个科技的名头,但到底还是所军校,出来都是要进部队的。

像类似北方在的这种归为技术类的专业,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一毕业就跟要洗脑似的被扔进基层部队的。虽然说走了这个本科的学历可以直接戴上一毛二,不说别的,那要真下部队里就是排长,不用从最底层大头兵做起。

但是,选择这些专业的一大部分人,真的只适合搞技术。最多就是做个研究,在学校里训训练。

所以说嘛,像是北方这种……奇葩,真是少之又少。

他考这所学校的主要目的就是当兵,入伍。要学习什么几乎都是顺便的。

哦,专业是抓阄决定的。

所以说北方一点没有实验室必备的学术精神,简单来说就是刨根问底。

想要作为一个研究员却没有学术精神,这是致命的。

所以说其实北方让他的导师头疼了很久。

北方很聪明,有头脑,甚至说他是很适合做研究的。这孩子怎么就铁了心要当兵呢!

于是年方二十岁的大三学生北方,他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被自己的导师威逼利诱之后,心理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跳级了。

同系的男生看着系花——系里唯一的一支花——一脸羞涩的和北方告别,感动的不约而同在北方的背后一根根的竖起中指。mada,这小子临走还不忘记出风头。



一名合格的军人不应该质疑自己接到的命令,就如同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但是聪明人,没有哪不喜欢的聪明人,在这条道上却偏偏极易被自己的聪明带入歧路。

就好比年轻的袁朗中……哦不,现在他还不是个中校呢。

袁朗第一次来北京。他第一个去的地方不是天安门,不是英雄纪念碑而是王府井。

虽然他挺努力的压着自己的表情不要像一个没进过城的土包子一样,但是到底没有管住自己的眼神,让它们四处乱飘。

袁朗站在街角一边等着去找公交站的铁路一边观察这个城市。街道,繁华热闹。行走在这里的人,天南地北,五花八门。

袁朗感受到自己右后方传来噪音,回头一看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围成一个圈,在看着什么。袁朗犹豫了一下,四周观察并没有铁路的影子,转身抬脚挪了过去。

入目的是两个拉扯在一起的人。或者说其实是一个拉着另一个不让走。拉着人的那个像是个学生,而被拉的那个流里流气,反正一看就不是好货。

被拉的开始大声嚷嚷起来“你干嘛!?大白天的要抢劫啊!我跟你说,这儿大家伙儿可都看着呢我告诉你!”

“把我钱包还我。”学生模样的开口是一副青年清亮的嗓音。实在是两个声音对比太大,这让袁朗下意识仔细的观察起这个学生模样的青年。

普通的寸头发尖已经有点见长,稍显稚嫩的脸是介于成熟与青涩之间的带着这个年龄特有朝气的俊朗。这些组合其实已经很吸引人了,但其实最夺目的却是那双眼睛。

清澈明朗,它们现在认真的睁着,亮亮的似乎有阳光折射出来。

袁朗看的几乎一愣,但随即就被一嗓子更大声的争辩打断了“什…什么钱包,你可别血口喷人啊!谁拿你钱包了,你有证据吗你!”这人说着就开始挣扎。

袁朗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都是看热闹的,没有一个人帮忙。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不想惹麻烦。但是袁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有点凉。这时袁朗忽然发现这小偷口袋鼓鼓囊囊的。下一刻袁朗就挤上前去把东西从人衣兜里掏出来,赫然是个钱包。

袁朗抬头正想问问这个学生是不是他的,一眨眼那学生已经一个擒拿把人摁地上了。

……

袁朗都看傻了。四周静的只剩下地上的小偷哎呦哎呦的叫唤。

学生抬头对着袁朗点点头“对,这个就是我的钱包。”

这时围的一圈才像是摁下了播放键,慢慢的散开了。

袁朗?

袁朗还愣着呢。

遗书[mada我一定是疯了x]

这是已经这个盒子里最上边的一封信了。

同样折的整整齐齐的信纸的右下角落下的是最近的日期,但是这张纸却比之前的每一张都要显旧,几乎布满了给人感觉就算是使劲用重物压过也消不去的褶皱。

袁朗顿了顿,把信纸摊开,入目是大片大片的涂黑。

故意涂抹的痕迹。只是……很凌乱,和这人以前的风格不符。甚至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完全盖住,露出了些许字迹。

[袁…

    …朗

    ……

我爱你]

最后的三个字已经歪歪扭扭,甚至是只草草划了几道敷衍的已经放弃遮蔽。而唯一没有被涂黑的句子与之相比显得格外扎眼

[此去,若是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吧。]

[队长,我这颗心,放这了。]

袁朗几乎脑子里控制不住的刻画出这个人写下这封遗书的样子。那是可能是北方只在他面前展现过一次的如同这字里行间一般的疲惫,也可能是心如死灰的空洞。

但是,就是在这下面的那几十封遗书,都是轻快的语调以及任务完成后假期的打算。

只有这封,是洒脱,放手一切渴望死亡的洒脱。

袁朗忽然间就不明白了。

他这三年的隐瞒,逃避,最终只是换来了这人的……死志?

袁朗的手在抖。这是一双狙击手的手,它们不该抖的。

地上洋洋洒洒落了一地的遗书,像是葬礼上的撒的白花。

真的没想到,这些遗书有一天真的会用得上。

北方的狼(1)来自南方的北方

#好紧张我觉得我要死了x
#我taniangde在写什么x

北方。挺简单的名儿,碎碎的念几遍还带着些个北方人的爽利干脆。可惜,人不如其名,却是个南方人。

与其说是南方人,倒不如说是南方人捡的,后来跟着上了户口也就成了南方人咯。

按理说到这个时候看到收养这两个字就可以开始套路了[bu]

比如说啊,这个这个……一对富人夫妇多年不孕不育为了家业继承最后忍痛收养一子,悉心扶养养子长大后夫人却意外怀孕,并诞下了儿子,于是原来和睦的家庭开始分化,养子不再受重视,与养父母相敬如宾不复从前啊巴拉巴拉……

狗屁。

北方心话说,这他娘的连脑残言情剧都懒得用的剧情也就写给个不问世事的小姑娘看看。

其实大体人员是没变,不过……这两个老不负责任的一开始就是本着玩玩的心思收养它,啊不他的。大忙人们天天在天上飞。哦,我的意思是天天坐飞机飞这飞那的,本来就当小猫儿小狗儿似的养着玩,有空就逗逗。谁知道老头儿一发上垒,给真中了。于是他就多了个弟弟。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

这两个嫌弃北方给他们养生了不亲了,决定带着北南方……一起起飞。对,北南方是他的倒霉弟弟。

哦。柯柯。

于是北方一点没被影响,继续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

其实严格来说北方挺有名的。

那可不,整个国防科大谁不知道电子信息与工程学院的自动目标识别实验室出了个牛人。据说因为这人的一个犀利的观点再加一个对学术性的突破使得对识别技术的研究前推了一节。

这科学研究吧,一般卡个十几年玩儿似的。现在实验室的这个主攻研究已经卡了五六年了,上上下下无论导师或是学生都已经悠闲的做好了十年的准备。是的,悠闲的等待灵感。然而,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毛头小子一下突破了?what the f**k this?我们剩下的悠闲的十年呢?

研究员式问号.jpg

新的突破需要大量的实验与推导证明来稳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研究员们打起精神开始忙碌,虽然这个心理还是有些个变扭的。于是他们“不经意的”关注了一下我们的牛人北方同学。虽然让我们累得跟狗一样我们也算是痛并快乐着……但是你个罪魁祸首蹲在宿舍里睡觉是几个意思啊[一声],啊?[二声]

北方爬起来顶着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茫。心理想着我是谁我在哪。然后,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鸡窝头倒头接着睡。


@齐祁  ……偷摸得到试试能不能成功x

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们打双tag的太太

你说……要是互攻的打上两个tag也就算了啊。

但是你明确攻受的文也打上两个tag啥意思哦。

给咱留一点活路不成?

[黑人???.jpg]

关于看到鸣人全家福我崩溃的内心

#稍微表达一下看法#

这儿漩涡面麻,扩列吗x

我真的,我看着鸣人一家的图我内心是拒绝的。

我一直都觉得鸣人对雏田并不是喜欢或者爱。只是雏田更合适而已。宗家的大小姐配木叶的英雄……很合适不是吗。而且等鸣人当上火影后也相当于把日向一族拉到他这边,对他政治上很有利。

没有黑雏田的意思,雏田真的是个好妹子,但是看到她和鸣人在一起,我心里不是一般的难受。

这么说吧……虽然我是腐女,但是我也没有让鸣人一定要和谁谁谁在一起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希望鸣人和他喜欢或者爱的人在一起。

也是因为这个,我拒绝博人传,漫画也只看到鸣人和佐助的最终一战。我希望在我的世界里,鸣人能有自己喜欢的选择。

……就这些吧,没了。

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我怂。

我和我自己

我和我自己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现在的状况。
    
    等视线清晰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块上好的丝绸。那是深邃的让人沉醉的蓝色,点缀在上面的耀眼的白色宝石星星点点的分布着。

    一定能卖不少钱吧我说……有钱吃拉面了嘿嘿……
    
    这么想着漩涡鸣人伸手向上抓去。
    
    然后理所当然的抓了个空。
    
    哈……?什么嘛……
    
    使劲挥舞着胳膊却只是打在了空气上。终于清醒过来的漩涡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星空。
    
    “好漂亮啊我说……不对!”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鸣人几乎要抓狂。“我刚刚不是在修行吗?!”
    
    鸣人环顾四周:滑梯,沙坑,秋千……这分明是村子里的小公园。后背冰凉冷硬的触感还保留着,回头看向自己躺着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鸣人走向秋千坐了下来,双手抱胸,皱着眉头转动几乎快要生锈的脑袋思考。

    “那个啊,我刚才是在修行没错。然后呢,然后……一道刺眼的白光……白光……嗯……”正这么想着慢慢抬头,不经意的撇向了有火影岩的位置。下意识的移动视野寻找自己老爸的头像“嗯嗯,老爸还是那么……帅……”鸣人嘴里下意识的念叨着。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第四代的位置尽管陌生又有些熟悉但绝对不是自己老爸的面孔。
    
    “不是吧!我又中幻术了?!!!!”喊声回荡在小公园里,若是这个时间还有人的经过话一定会忍不住捂住耳朵的。
    
    至于始作俑者,这会儿正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语气间怎么听都充满无奈“面具男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我说……而且……而且这回小樱也不在啊我说!”揉着自己的头发抓狂的鸣人又在秋千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的站起来做出一个抱拳的姿势“既然这样的话……就去看看这边的我自己和老爸老妈怎么样了吧。不知道他们还记得我吗?呦西!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鸣人按照记忆里‘自己家’的路线走进了村里。
    
    而这边的漩涡面麻像是感受到什么一样看向了鸣人所在的方向,仔细的盯了一会突然打了个喷嚏。“……”现在是深秋时节,即使是感冒也是常有的事。

    “啧……希望不是什么不详的预感。面麻”面无表情的揉揉头发,顿了一会穿上了大衣。伸手拿了钱包和钥匙,踩上鞋子跺了跺脚,推开门出去准备像往常一样去一乐解决每一顿他们出任务时的晚餐。
    但是面麻刚走出几步突然顿住,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
    在读者看来完全不明白其行为但其实是在脑内努力的和自己斗争到底要不要回去检查一下门锁的面麻站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颓废的走回去拉了一下门把手。

    然而,在意料之中的,没有拉开。“嘁……果然。”

    面麻内心其实是崩溃的。[bu]

    面麻转身走下楼梯,缓慢的走在早就烂熟于心的路上。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人打招呼,面麻一一的点头回应,没有多说什么。打招呼的人也没有计较这冷淡的回应,继续自己干着自己的事情。

    自从面麻回来以后,性格就变得不冷不热的,话少了不少但也显得稍微聪明了一点,大家已经习惯了。——路人内心os

[喂……我说你要吐槽多少次鸣人的智商啊。]

  但是面麻有自己的想法。

  在经历了那样的损伤之后,竟然没有人仇视我吗……啧,也无所谓。

   走到了路口,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向正确的方向迈步。事实上面麻喜欢低着头走路,所以在经过某个人身边的时候也只是用眼角记录下了那人的身影。

    “嗯……嗯?”面麻突然回过头“哈?……错觉吗……”

    转过身仔细的看着身后的人群,在捕捉到那个人之后确定了刚才眼角一闪而过的金色不是幻觉,立即快步追上那个身影,一把拉住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的胳膊。

    在看清这人的脸之后面麻几乎是脱口而出“喂……你怎么在这。”

    于是,在木叶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的背景下,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面对着面,大眼瞪小眼。

我内心是崩溃的…

每次看到鸣人一家和佐助一家的图我心里总是不对劲。

我确实不太喜欢这个配对…

但是看到他们都很幸福的样子…怎么都觉得扎眼。

一个大写的懵逼

卧槽!

午睡前照例开脑洞,突然想起来那个偷龙骨的…不会是三无妞吧[零?]!?

之前三无/zero/零的言灵不是镜瞳吗!

而且复制过君焰来着!

这么一想……细思恐极_(:_」∠)_

关于奥丁之渊的推断【naodong】

        占个路楚的tag毕竟太有氛围了×

        副校长大人说过龙王不仅有改变未来的能力,他们还能改变过去。

        联系到路鸣泽小天使【bu】梦境的能力,明非肯定是龙王没跑了…

        再加上楚天骄的红线源头是尼德霍格,以及他对明非所在的这座城市的守望…大概明非就是黑王……吧?
        

        芬格尔不是肯德基先生有点失望…难道他是和诺玛谈话的那个男人【假设他是x先生】?感觉也不像…x先生反而有肯德基先生的影子。

        然后是那个偷龙骨的人…啊不龙,时间零和君焰同时出现在他身上代表了什么呢…

        诺诺到底是什么人啊…奥丁又要来杀她。

     
        楚子航还活着吗…

        老大你快出现吧…明非要现真身了×

        目前就这么多…哦…然而我现在内心是崩溃的。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