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我只是敖烈(1)

    若是非要算起我这年岁来,大概是几千年不止了。

    自我记事来这海中就风平浪静,连一点趣事也没有。我性子不羁,也就不知其他前辈是怎么度过了这些年的孤独寂寞。龙本长寿,也许是耐得住的罢。还好,我出生的不算晚。几件大事都有幸或是见证或是参与了。

    想我刚成年那会儿,敖丙兄弟早已不受敖广叔叔的青睐。一开始只是顽劣,始终被两个哥哥压上一头,敖广叔叔为了刺激他向上只好对他的兄弟关爱有加,对他不闻不问。没想这个法子却叫我这兄弟开始自暴自弃。直至今天,敖广叔叔也不愿管了。可这敖丙早就积下了不知多少怨气,愈发的阴阳怪气起来。

    话说在陈塘关有个神人哪吒,出生时金光乍现,还未记事便被太乙真人收作徒弟。这哪吒初生之犊不怕龙,见到敖丙化作的人形欺负百姓,直接出言挑衅。敖丙虽然不受宠但也没有人敢不尊敬他,当下炸了脾气,动起手来。哪知他自怨自艾多年竟是没有苦练功夫,这时技不如人连连败退不说还差点被一个小孩儿抽筋扒皮。后来,敖丙被这事刺激的开始奋发向上,这些暂且不提。而这事儿放在前后几百年里都是一个大笑柄,足够无聊的族人们聊上很长时间了。

    要说那时东海被哪吒闹得是鸡犬不宁,敖广叔叔也是不想管他这三太子。不但不降这哪吒的罪,敖丙被人痛打一顿就只是少降了几次雨。可那些愚钝的人类就想多了,以为龙王生了气,怕是不再降雨了。于是不仅祭拜谢罪,哭天喊地,李靖还把这事全怪罪在哪吒身上,要拿他开刀。后来到底怎么解决的我大多都忘了,只记得哪吒是死了一次。同样迂腐的父亲在上,哪吒大概会变成和我一样的人罢。

    我看着这闹事一出也只是冷笑罢了。毕竟我也是不受宠的三太子,多么讽刺。

    后来这李靖一家都上了天庭做了官。这时候的哪吒算是成长了不少,性子上收敛许多,与我族强者也能够一战而不落下风。

    这哪吒变得再多,这父子之间的关系再也变不了了。如同我和敖闰。

    只是可惜了我最欣赏的他那如我一般桀骜不驯的性子。

    这算是我漫长的生命中的第一件大事吧。

    再再后来,又过了很久。我和敖闰老儿去东海参加那些劳什子四海大宴,我见到了我此生不忘的景象。

    我本就恼这些人无聊的客套话,装模作样的笑脸和暗地里的勾心斗角,这敖闰还非得要我来不可。宴会刚一半不到我就装作身体不适先行退了出来,也不管他人怎么看,直接化为龙身在海中游览这早就看腻了的景色。不多时,海面突然热闹起来。又过一刻,一群天兵天将和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的掉下来。我躲过几个要砸着我的,直接浮上海面一看究竟。只见那抹金红如火炎般烧红了天上各路神仙的祥云,披风烈烈作响,金甲碰击出声,那人周身萦绕的霞光直刺我眼底。

    我本就是属火的异类,对火焰有天生的亲近。见了这一幕竟是楞在当场,目不转睛。那人似有所感,扭头望过来,我二人视线刚好相触。

    这一望,便叫我再也忘不了那双赤炎金眸。



于是只是个脑洞。关于我自己。最后的梗是借的@白象之牙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