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我只是敖烈(2)


     不出我所料,为这事我被关了60年禁闭

    那关我的屋子里,大到桌椅摆设,小到每一丝花纹,我都早已烂熟于心。

    这小小偏殿根本经不住我一击,只是我早已放弃了抵抗。

    不是接受。我脾气坏是坏了,但我不傻。幼时第一次禁闭把这龙宫闹得天翻地覆我也不过依旧是个孽子。自那起我便不再做那无用功。有这空闲不去砸实功夫只会步了敖丙的后尘。

    我的性子不似敖丙,天生对条条框框的厌恶让我倍觉生错了地方。

    可我忍。

    等我变强。强到如那日我所见的齐天大圣一般,我定要撕这规则,破这严律,让任何人,都不再束缚我。

    而我,大抵就有资格追随那双赤金瞳了罢。

    等我出了这偏殿,第二件事的因已经种下了。

    敖闰大概是真的容不下我了。

    路过大廊之中,我尊着这规矩靠右而行,而一个最应该懂规矩的宫娥竟是当面撞了上来。我倒是无事,只这宫娥手里的珠子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这时大哥“正好”路过,指着我“大惊失色,连话都说不出来”。“楞在那一会”,扭头就去找了那敖闰老儿。我看一眼那珠子碎片上竟还残留着宝气,知这不是凡品,再想想大哥眼底的冰冷。我便悟到,此劫怕是不小。

    西海龙王敖闰上奏天庭,曰: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损毁至宝明珠仍不知悔改,请玉帝降罪。

    南天门下刑台上。

   其实不过是一死罢了。可是我不甘心。

    我还没有变强。还没有突破束缚。还没有……再见他一面。

    怕是我身上煞气太重,竟连观音菩萨也招来了。观音在旁边观了我一会儿,却是突然出声,三言两语免了我的死罪只说把我贬到那鹰愁涧静心思过。

    向来不怕死的我不知怎的松了口气。不等他人发话,直接变回龙身下到那鹰愁涧中。

    从此,我不再与西海有任何联系。

    在鹰愁涧过的是静心清修的日子。

    没有了那些人的叨扰我反倒自在了不少。实力也有所提升。但是,还不够。不过没关系,他给了我追赶的时间。

    在这个偏僻之地的得到的消息比在龙宫得到的多的多,我总算得知了他的一些消息。自那一战,他被二郎神擒住送去太上老君的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不但没有炼化还得了双火眼金睛。而后又大闹天宫打死神仙无数。但终究没有逃过如来的掌心,被压在了五指山下。

    果然。这是个与我性子差不多的猴子。我想,我喜欢。

    在这地方也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那一抹我日思夜想的气息出现在我的感知中。我像是被激活了一般,没来得及多想,腾身就冲了出去。

我终于来到了他面前。

    只是物是人非。他现今法力全失,见了我那双骄傲的赤瞳中竟有了恐慌。我稍微有点失望。

    不对。那一丝不甘被我捕捉。还好,他还是那个齐天大圣。

    他背后护着那小童是天生灵根,也不惧我。那双眼睛亮的很。我长啸一声,飞向天际尽情遨游,毫不保留的表达我欣喜的情绪。

    我可以看到他脸上羡慕的笑。

    可我没想到这是我取经之前最后一次见他笑了。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