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我只是敖烈(3)

    在我能够活动的范围里我跟了他们一道。

 
 

    他不似我当日所见那放肆桀骜的大圣,当初身上冷冽的杀意被看着江流儿的人情味取代,这种感觉在他身上没有我所想的违和感。但是我还是相信,不要触碰他的底线。

 
 

    这里是最后的界限了。

 
 

    我从水中显身出来注视着这一行人。“大圣!大圣!你快看!是之前那条龙!”江流儿用那眼睛看着我——灵动又澄澈。他却紧张的崩起了身体。

 
 

    我从水中腾身而起,在空中游了几圈,表示自己的善意。他眼中依旧是警惕,但又多了几分不解。

 
 

    又看了他们一会儿,我扭身回了我应该在的地方,也不理会他究竟是什么表情。

 
 

    这一别怕又是几百年罢,我期待着下一次见面,不知道那时我还差他多少。

 
 

    倒是没想到这么快。

 
 

    三千尺深涧,当然挡不住他。他虽法力全失,然而老君炉内练得身如玄铁,倒也不惧。

 
 

    我潜在水底看他从崖上跳下,潭水溅得三丈高,他瞪大眼睛四处寻么着我的身形。

 
 

    一双赤瞳突然转向这边,如烧如燎,我竟不能动,一时间,恍如当日那横扫十万天兵的齐天大圣心有所感,一眼望穿万里云雾,与那条东海上浮起的我视线相触。

 
 

    我竟和那时一样被那一眼看来如遭雷殛、心若擂鼓。

 
 

    “小泥鳅帮俺老孙个忙!快载俺去找那个什么妖王!江流儿在他那儿有危险!”他这么说。

 
 

    这是齐天大圣。如今却要我来帮他了。物是人非,物是人非。

 
 

    他看我只是盯着他不由得开始焦急“只要你帮我——”

 
 

    我不等他说完直接带着他冲出了水面,风驰电掣。

 
 

    几乎是顷刻之间,金色的法阵又出现在我眼中。

 
 

    “随便找个什么东西抓住,坐稳。”这是我几百年来说出的第一句话,然后径直撞向了法阵。

    巨大的力量让金光一瞬就碎成一大片笼罩在我身上,不时又形成了一个新的法阵。“这是什么?”他稳住身形。

 
 

    “法阵。”“废话,我当然知道是法阵!”

 
 

    雷云已经笼罩了整片五行山。

 
 

    雷劫要来了。

 
 

     “嗬——你们这些龙一出来就有这些雷云护驾啊。”看不见他的表情,大概是调侃罢。说话间第一道雷已经来了。电光火石之间随着一道巨响,玄雷劈下正中我的脊背。

 
 

    我努力的平稳住身体,咬牙撑着。不用看,那处皮肉定是绽开了。

 
 

    没有喘息的时间。第二道,第三道雷也紧接着打了下来。幸好那妖王离得不远,眼看着已经要到了。

 
 

    我趁着一个空挡变成人形,又一把捞住颠飞出去的大圣,第四道雷就来了。又是狠狠地劈到我背上。浓厚的血腥味钻进鼻子,我把嘴里的血吐出去开口“没伤到你吧。”他有点楞“没有…”我把额上的明珠取下含在嘴里,而粘上血的珠子变得灵性非凡。我用嘴接上他的嘴把珠子渡过去,强迫他咽下。

 
 

    “你这是做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咽了下去,他使劲的擦了擦嘴愤怒的看着我。“这能保你一命。”这么……厌弃我吗。

 
 

    第五道雷正在酝酿,势头不小。最好在这之前将他送过去。我说完那句话直接脚下生风冲向上方。过了这片云就到了。

 
 

    将他放在妖王的老巢里,我刚出去第五道雷就下来了。这道雷几乎是前几道的总和,我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啸。

 
 

    我不服。

 
 

    我变回原形后基本失去了意识。

 
 

    落到了山底我才将将醒过来,用最后一点力气回了鹰愁涧,然后便晕了过去。

 
 

    也就不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