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我只是敖烈(4)

    我是在水潭中醒来的。

 
 

    潭中的水映出不同于常的柔光和莲花座,我抬头正好可以看见菩萨的脸。

 
 

“敖烈,你私出禁地,可知错了。”

 
 

    我不想吭声,更没有说话的力气。

 
 

“念你助悟空除妖有功,如此便将功抵过罢。”

 
 

    菩萨扬手撒下几滴甘露,那甘露落入潭水中没了踪影。而我身上的伤开始痊愈。

 
 

 “你为助悟空落得如此境地,心中可有怨恨。”

 
 

    不怨,不悔。

 
 

 “……你可知,江流儿死了。”

 
 

    闻言我瞪大眼睛,那他——

 
 

 “莫急。悟空无事。你那颗千年内丹助他冲破了封印。”

 
 

     可是江流儿……

 
 

 “封印是破了,可终究是不及时。”

    

     ……

 
 

  “江流儿本事我师兄金蝉子下凡后的第九世轮回,而你和悟空将要护送他的第十世前去西天取经。本是时候未到,你也不必伤心。再过百年,你便能再见他了。只是……你修为已散,可甘愿成了他的坐骑?”

 
 

    若是与孙悟空同去……甘愿为马,载他西去。

 
 

 “你如此痴心,只会为你招来劫祸。”

 
 

   此生能遇此人,便已无憾。

 
 

 “你只好自为之。”

 
 

   多谢菩萨。

 
 

   菩萨走了。

 
 

   伤处的皮肉还翻卷着,但是已经止血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江流儿……

 
 

   我唯一看得惯的人类就这么去了…

 
 

   他比我要宝贝这孩子,现在一定很伤心吧…

 
 

   要是我的修为再高一点就好了…

 
 

   意识有点模糊。果然,没了修为我什么都不是。

 
 

    嗯…有人来了…?

 
 

    我睁开眼,看见他蹲在水潭边上,看不清表情。

 
 

    大圣?

 
 

    我动了动抬起头来。

 
 

 “嗯……你别动了,伤的这么重。”

 
 

    ……好。

 
 

    一时间沉默蔓延在这个地方。

 
 

 “江流儿……去了。”

 
 

    我没说话。

 
 

 “我没保护好他。”

 
 

    你尽力了。

 
 

  “……可惜了你的内丹。多谢。”

 
 

    不用……我自愿的。

 
 

    他抬眼看着我。

 
 

    那双眼睛里现在没有任何神采,只是空洞,和我熟悉的,强烈的孤独与痛苦。

 
 

    那滋味,难熬。可我无能为力。

 
 

    为什么总要让他碰到这样的事呢。

 
 

    你可知道我有多想替你承受一切,让你一直都是那天的齐天大圣。

 
 

  “你好好休息吧。百年后…再见。”

 
 

    ……

 
 

    我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塌下来的肩膀刺痛着我的神经,虽然恢复了法力,可他还是那个失意的大圣。

 
 

    只希望百年后,那位高僧可以让他回来。

 
 

    让齐天大圣回来。

 
 

    从幼时敖闰给我的冷情开始,我的心从愤怒,不服一直到了没有任何波动。

 
 

   我就看着他们父子相亲。我就看着看着他们兄友弟恭。我就看着看着他们恩爱有加。

 
 

   这颗心早就僵硬不堪。可是,看到他的第一眼,我感受到了,我还有一颗心。

 
 

   它在跳动,它会为一个人痛,为一个人紊乱了节奏。

 
 

   这大概是爱罢。

 
 

   我,爱上了齐天大圣。

 
 

   我想…这可能是我最不可能也不会有的东西。

 
 

   不说男子与男子相爱的禁忌,他可是齐天大圣。

 
 

   这份爱,没有任何可能。

 
 

   大概命中注定我要望其项背。

 
 

   一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