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我和我自己

我和我自己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现在的状况。
    
    等视线清晰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块上好的丝绸。那是深邃的让人沉醉的蓝色,点缀在上面的耀眼的白色宝石星星点点的分布着。

    一定能卖不少钱吧我说……有钱吃拉面了嘿嘿……
    
    这么想着漩涡鸣人伸手向上抓去。
    
    然后理所当然的抓了个空。
    
    哈……?什么嘛……
    
    使劲挥舞着胳膊却只是打在了空气上。终于清醒过来的漩涡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星空。
    
    “好漂亮啊我说……不对!”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鸣人几乎要抓狂。“我刚刚不是在修行吗?!”
    
    鸣人环顾四周:滑梯,沙坑,秋千……这分明是村子里的小公园。后背冰凉冷硬的触感还保留着,回头看向自己躺着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鸣人走向秋千坐了下来,双手抱胸,皱着眉头转动几乎快要生锈的脑袋思考。

    “那个啊,我刚才是在修行没错。然后呢,然后……一道刺眼的白光……白光……嗯……”正这么想着慢慢抬头,不经意的撇向了有火影岩的位置。下意识的移动视野寻找自己老爸的头像“嗯嗯,老爸还是那么……帅……”鸣人嘴里下意识的念叨着。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第四代的位置尽管陌生又有些熟悉但绝对不是自己老爸的面孔。
    
    “不是吧!我又中幻术了?!!!!”喊声回荡在小公园里,若是这个时间还有人的经过话一定会忍不住捂住耳朵的。
    
    至于始作俑者,这会儿正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语气间怎么听都充满无奈“面具男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我说……而且……而且这回小樱也不在啊我说!”揉着自己的头发抓狂的鸣人又在秋千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的站起来做出一个抱拳的姿势“既然这样的话……就去看看这边的我自己和老爸老妈怎么样了吧。不知道他们还记得我吗?呦西!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鸣人按照记忆里‘自己家’的路线走进了村里。
    
    而这边的漩涡面麻像是感受到什么一样看向了鸣人所在的方向,仔细的盯了一会突然打了个喷嚏。“……”现在是深秋时节,即使是感冒也是常有的事。

    “啧……希望不是什么不详的预感。面麻”面无表情的揉揉头发,顿了一会穿上了大衣。伸手拿了钱包和钥匙,踩上鞋子跺了跺脚,推开门出去准备像往常一样去一乐解决每一顿他们出任务时的晚餐。
    但是面麻刚走出几步突然顿住,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
    在读者看来完全不明白其行为但其实是在脑内努力的和自己斗争到底要不要回去检查一下门锁的面麻站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颓废的走回去拉了一下门把手。

    然而,在意料之中的,没有拉开。“嘁……果然。”

    面麻内心其实是崩溃的。[bu]

    面麻转身走下楼梯,缓慢的走在早就烂熟于心的路上。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人打招呼,面麻一一的点头回应,没有多说什么。打招呼的人也没有计较这冷淡的回应,继续自己干着自己的事情。

    自从面麻回来以后,性格就变得不冷不热的,话少了不少但也显得稍微聪明了一点,大家已经习惯了。——路人内心os

[喂……我说你要吐槽多少次鸣人的智商啊。]

  但是面麻有自己的想法。

  在经历了那样的损伤之后,竟然没有人仇视我吗……啧,也无所谓。

   走到了路口,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向正确的方向迈步。事实上面麻喜欢低着头走路,所以在经过某个人身边的时候也只是用眼角记录下了那人的身影。

    “嗯……嗯?”面麻突然回过头“哈?……错觉吗……”

    转过身仔细的看着身后的人群,在捕捉到那个人之后确定了刚才眼角一闪而过的金色不是幻觉,立即快步追上那个身影,一把拉住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的胳膊。

    在看清这人的脸之后面麻几乎是脱口而出“喂……你怎么在这。”

    于是,在木叶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的背景下,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面对着面,大眼瞪小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