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遗书[mada我一定是疯了x]

这是已经这个盒子里最上边的一封信了。

同样折的整整齐齐的信纸的右下角落下的是最近的日期,但是这张纸却比之前的每一张都要显旧,几乎布满了给人感觉就算是使劲用重物压过也消不去的褶皱。

袁朗顿了顿,把信纸摊开,入目是大片大片的涂黑。

故意涂抹的痕迹。只是……很凌乱,和这人以前的风格不符。甚至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完全盖住,露出了些许字迹。

[袁…

    …朗

    ……

我爱你]

最后的三个字已经歪歪扭扭,甚至是只草草划了几道敷衍的已经放弃遮蔽。而唯一没有被涂黑的句子与之相比显得格外扎眼

[此去,若是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吧。]

[队长,我这颗心,放这了。]

袁朗几乎脑子里控制不住的刻画出这个人写下这封遗书的样子。那是可能是北方只在他面前展现过一次的如同这字里行间一般的疲惫,也可能是心如死灰的空洞。

但是,就是在这下面的那几十封遗书,都是轻快的语调以及任务完成后假期的打算。

只有这封,是洒脱,放手一切渴望死亡的洒脱。

袁朗忽然间就不明白了。

他这三年的隐瞒,逃避,最终只是换来了这人的……死志?

袁朗的手在抖。这是一双狙击手的手,它们不该抖的。

地上洋洋洒洒落了一地的遗书,像是葬礼上的撒的白花。

真的没想到,这些遗书有一天真的会用得上。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