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个废锤了

北方的狼#(2)遇见情缘x的北方


国防科技大学。

说是冠上了一个科技的名头,但到底还是所军校,出来都是要进部队的。

像类似北方在的这种归为技术类的专业,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一毕业就跟要洗脑似的被扔进基层部队的。虽然说走了这个本科的学历可以直接戴上一毛二,不说别的,那要真下部队里就是排长,不用从最底层大头兵做起。

但是,选择这些专业的一大部分人,真的只适合搞技术。最多就是做个研究,在学校里训训练。

所以说嘛,像是北方这种……奇葩,真是少之又少。

他考这所学校的主要目的就是当兵,入伍。要学习什么几乎都是顺便的。

哦,专业是抓阄决定的。

所以说北方一点没有实验室必备的学术精神,简单来说就是刨根问底。

想要作为一个研究员却没有学术精神,这是致命的。

所以说其实北方让他的导师头疼了很久。

北方很聪明,有头脑,甚至说他是很适合做研究的。这孩子怎么就铁了心要当兵呢!

于是年方二十岁的大三学生北方,他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被自己的导师威逼利诱之后,心理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跳级了。

同系的男生看着系花——系里唯一的一支花——一脸羞涩的和北方告别,感动的不约而同在北方的背后一根根的竖起中指。mada,这小子临走还不忘记出风头。



一名合格的军人不应该质疑自己接到的命令,就如同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但是聪明人,没有哪不喜欢的聪明人,在这条道上却偏偏极易被自己的聪明带入歧路。

就好比年轻的袁朗中……哦不,现在他还不是个中校呢。

袁朗第一次来北京。他第一个去的地方不是天安门,不是英雄纪念碑而是王府井。

虽然他挺努力的压着自己的表情不要像一个没进过城的土包子一样,但是到底没有管住自己的眼神,让它们四处乱飘。

袁朗站在街角一边等着去找公交站的铁路一边观察这个城市。街道,繁华热闹。行走在这里的人,天南地北,五花八门。

袁朗感受到自己右后方传来噪音,回头一看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围成一个圈,在看着什么。袁朗犹豫了一下,四周观察并没有铁路的影子,转身抬脚挪了过去。

入目的是两个拉扯在一起的人。或者说其实是一个拉着另一个不让走。拉着人的那个像是个学生,而被拉的那个流里流气,反正一看就不是好货。

被拉的开始大声嚷嚷起来“你干嘛!?大白天的要抢劫啊!我跟你说,这儿大家伙儿可都看着呢我告诉你!”

“把我钱包还我。”学生模样的开口是一副青年清亮的嗓音。实在是两个声音对比太大,这让袁朗下意识仔细的观察起这个学生模样的青年。

普通的寸头发尖已经有点见长,稍显稚嫩的脸是介于成熟与青涩之间的带着这个年龄特有朝气的俊朗。这些组合其实已经很吸引人了,但其实最夺目的却是那双眼睛。

清澈明朗,它们现在认真的睁着,亮亮的似乎有阳光折射出来。

袁朗看的几乎一愣,但随即就被一嗓子更大声的争辩打断了“什…什么钱包,你可别血口喷人啊!谁拿你钱包了,你有证据吗你!”这人说着就开始挣扎。

袁朗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都是看热闹的,没有一个人帮忙。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不想惹麻烦。但是袁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有点凉。这时袁朗忽然发现这小偷口袋鼓鼓囊囊的。下一刻袁朗就挤上前去把东西从人衣兜里掏出来,赫然是个钱包。

袁朗抬头正想问问这个学生是不是他的,一眨眼那学生已经一个擒拿把人摁地上了。

……

袁朗都看傻了。四周静的只剩下地上的小偷哎呦哎呦的叫唤。

学生抬头对着袁朗点点头“对,这个就是我的钱包。”

这时围的一圈才像是摁下了播放键,慢慢的散开了。

袁朗?

袁朗还愣着呢。

评论(2)

热度(2)